TOKIO:

厌食症  每个夏天的必患病

我有这么讨厌吗 每次都不理我  聊天我常常收到的话

你除了学习还会什么 你有朋友吗 你关心外面的事情吗  对话时这些常常被当成硫酸泼向我

省略号  

每次只有两三个点的省略号 

都可以帮我告知这些提问者他们的提问于我而言毫无意义


我不必花太多时间关心日后不会有深交的人

我更不必成为某段毫无结果的感情的牺牲品


没有价值的谈话不会改变我对事的态度

就像你在自己家门前种了一盆花   又于我何干

种花是你的爱好  路过是我的动作  毫不相干 


其实  每个人都会有在意的朋友

那些我的朋友  我所喜欢的人们

只因为你们被我当成生活必需品   只因为炫耀从来不是我的长项

所以

有你们  足够

我从来不用担心有一天你们消失不见

更不用担心日后我要为现今被迫炫耀的友谊弥补什么

你们   都是我   不值得炫耀   却值得骄傲的人



这个夏天

我找到了那些小时候我所喜欢的女孩的照片

都是  一派美好的样子


那时  一根五毛钱的雪条两个人吃的女孩

说要帮我告白被我拼命阻止的女孩

一起在黄昏里唱歌跳舞的女孩

晚上看有恐怖色彩电视剧或电影不敢独自上下楼的女孩

说着如果你死了我会哭的女孩

送我纪念品说长大后拿出来看的女孩

要考同一所学校却都去了不同学校的女孩

好多的女孩   现在看见都是这么可爱 仍然是我喜欢的样子


那些被时光与距离割据开来的情谊

虽说不清楚在往后的日子里有多大的概率可以缝补得天衣无缝

但    有这段走过来   又被我们记住的路




就足够

评论
热度(5)
  1. 青鸾灵秀张野立 转载了此图片
  2. shame on display张野立 转载了此图片
 
© shame on display | Powered by LOFTER